您的位置: 临清信息网 > 健康

笔尖麻将女人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13:00

女人整天坐在麻将馆里,和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们打情骂俏,说一些很荤的玩笑。其实这些都没什么,现在的农村女人,那个不是在家里闲着呢!关键是她每天都会输着回家,输上瘾的她就从床头的柜子里拿出一沓沓钱,继续打麻将。  那些钱是男人在外面累死累活打工寄回来的呀!  一年后,男人回来了,男人说,我挣的钱可以盖一座楼房了吧,这时候女人才慌了手脚,原来柜子里早已空空如也。  女人没想到自己把一座楼房输了。  一阵暴雨般的拳脚后,女人头上脸上有了好几处伤痕,往外渗着殷红的血,女人的腿也一瘸一拐的。男人打过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女人在家里昏睡了十天,脸上的,头上的伤疤基本上好了才敢出门,可是再也看不到女人经常挂在嘴角的浪笑了。  女人开始变得矜持,她把自己打扮的焕然一新,在镇政府隔壁的楼房上租了两间房子,开了一家麻将馆,自己当老板。场地不大,只有四张自动麻将机,每天晚上,镇上的人出来打麻将,女人就露出妩媚的笑,泡茶,搬椅子,组织人员开战,整个麻将馆好不热闹。女人一般是不打麻将的!最多就是给别人占个摊子,来人了,她就赶紧让位,坐到一边,给客人倒茶,或者给女儿辅导功课。女人的心也不重,每桌每天只收二十元摊位费,还有上好的观音茶供着,比街道别的麻将馆收费少多了。这些机关干部,说笑着,抽着烟,喝着茶,输了赢了都不在乎。偶尔有人开老板娘的玩笑,女人只是淡淡一笑,也不辩解,所以女人的麻将馆几乎是每天人满为患。镇上的工作时忙时闲的,有时候晚上会有三缺一的现象,女人就拿起手机给那些经常来玩的人打电话,喂,三缺一,快来吧!女人声音柔柔的,让人听着很舒服,不来也得来了。要不了十分钟,就会有几个乡镇干部模样的男人毛着腰走进来。麻将馆哗哗啦啦的洗牌声,说笑声又响成一片。有时候大白天有些干部就悄悄来玩,女人就在外面假装织毛衣什么的,其实是给望风。要是领导打电话找某一个人,她就给支摊,这样不至于失场。  女人的麻将馆生意很红火,时间久了,就近爱玩的闲杂人员也来了。女人约法三章,讲的清楚,玩麻将可以,但别闹事,别玩大的,来的都是朋友,和气才能生财,所以到这里玩的人都还算规矩,不存在你欠我两块,我欠你十块的。来的都是常客,这次输了,下次又赢回去了。谁输的没钱了,女人就会拉开皮包说,要多少,尽管说一声就是。  其实谁都知道,最后的赢家是老板娘,可很多人还是愿意来这里玩。有人给这个女人算了一笔账,除去每月不到二百元的房租,一个月至少挣三千元,当然不算女人附带卖酒卖烟卖方便面挣的钱。那些赚的谁能说清的清呢!  女人就这样轻松悠闲的挣着摊位钱,虽然优哉游哉,可是,细心人会看到女人眼角总是挂着浅浅的焦灼和忧伤。  突然有一天,女人把麻将馆托付给一个姐妹后,风风火火的奔省城去了。原来,男人在省城一座正在修建的高楼的脚手架上摔下来了,男人举目无亲,工友就偷偷打电话给这个女人。  女人风风火火赶到医院,又匆匆忙忙的赶到了医院。男人腿上打着石膏,头上缠着绷带,男人一看见女人,就破口大骂!你滚!你滚!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这个爱打麻将女人。男人很激动,医生怕他腿上的石膏松动,就把女人拉到一边说,你还是走吧!不然没法配合治疗。女人无可奈何,抹着泪走了。走的时候,女人悄悄在收费室给男人交了两万元住院费。  女人回来后又一心一意经营麻将馆生意了,笑容可掬,热情大方,麻将馆生意越来越好。镇上几名副职也有了麻将瘾,动不动就来这里搓麻。领导一般是喝高了酒来的,女人就精心的泡好铁观音茶,让他们醒酒。这些人也都是有头脸的人,很快就清醒了。醒了后要么在这里打牌,要么回房子睡觉。麻将馆离镇政府很近,但从来没有抓赌,争吵,或者什么绯闻发生。倒是女人报的农村低保享受了,女人给男人申请的残疾优抚款也领到了,镇上三八妇女节表彰大会,女人还得了农村致富女能人奖。你敢说这只是一个会打麻将的女人吗!  男人的确是摔坏了一条腿,落下了一点点残疾,包工头还跑了。男人死撑着在省城靠拾破烂度日。这个消息被女人得到验证后,她再次去了省城,这次女人不管男人如何辱骂,硬是把男人像装一袋破被褥一样塞进一辆出租车里拉回来了。  男人一进家门就傻眼了,原来自家的土房已经变成了一座漂亮的四间两层楼,一楼是一家农家书屋。里面挤满了借书、读书的男男女女。几个熟人一见到男人就喊,老板回来了。老板回来了。  男人很纳闷,狗日的女人,谁是老板!八岁的女儿就跑到男人跟前,悄悄的爬在他耳朵上说:爸,这间书屋就是给你开的,妈妈要去街道居委会当主任呢!  男人硬撅撅的头耷拉下了,脸烧烧的,再看女人的时候,男人发现自己一下子矮了许多。 共 18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已婚男人遗精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昆明治癫痫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精神运动性癫痫症状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