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清信息网 > 体育

荷塘天地风云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22:05

【一】  风起云涌,元末。  少林寺,失传五百年的剑谱《乾坤宝典》重现人间。  元末,国力日渐衰竭,为作最后的垂死挣扎朝廷不顾一切手段将《乾坤宝典》收入囊中:企图笼络江湖人士,谁将归顺朝廷,可以推举为武林盟主并获得《乾坤宝典》。  武林大会前夕,国库被盗数万两黄金不翼而飞。朝廷怀疑是邪教明教所为。  明教在江湖一向名不正言不顺被扣上邪教的帽子。所以这次国库被盗免不了嫌疑。  一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数典忘祖,为了《乾坤宝典》成了元朝的奴隶,“讨伐”明教。  扬言要为江湖清理门户。一场血雨腥风的杀戮从此开始。  自古英雄出少年。武当少侠张泽武拜张三丰门下,潜心修道。张三丰120岁创太极拳。弟子众多,可是资历平平,唯独张泽武天资聪慧,是个练武的材料。道家讲清净无为,与世无争。  “泽武,道家讲无为而治,可是现在的江湖已经人心不古,为了《乾坤宝典》同胞自相残杀,尔等拜我门下潜心向道,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是你下山的时候了”张三丰说道。  “快交税收,不然拉你充军,”几个元军正在收赋税  “军爷啊,小人是小本经营哪还交得起税收。”商铺老板哀求道。  “不交是吧?充军……”  “军爷手下留情,这些够了吧。”张泽武掏出身上所剩无几的银两。  “这还差不多。”元军收了钱得意的走了。  “多谢少侠,没有你的解囊相助我恐怕……”商铺老板感激涕零。  “不碍事。”  “少侠,不是本地人吧?”商铺老板把张泽武让进店铺内,“进来喝口茶吧。”  “这些元军经常来收税吗?”  “少侠你不知,自从国库被盗,老百姓被收刮得更厉害了,嗨,没活路了。”老板叹息道,“你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一世啊,真希望有个英雄横空出世来救苦救难,这样我们老百姓才有活路。”  “告辞了。”张泽武听了此话很有感慨,拜别了老板。  “快追,不要再让他跑了!”几个元军真追赶一个年轻少侠。  “快来追啊!”少侠一个轻功躲到了树上。  “人去哪了,活见鬼了。”  一个不小心,脚踩了个空,年轻少侠从树上滑落下来。  “噢,躲树上了啊!”元军团团围住他,正要缉拿归案。  “救命啊,救命啊!”少侠喊道。  这时张泽武正好经过,听见有人喊救命立马赶过来。  一场格斗是免不了的,不过那几位元军也太不堪一击几招就败倒,跪地喊求饶。  放走元军,张泽武才意识到那个喊救命的少侠。  “怎么样,好像脚受伤了。”张泽武看了一下他的伤势,“缠上绷带就不会有事了。”  “少侠真是好功夫打得那几个元军落花流水。”  “你没事了,我走了。”张泽武正要走。  “还没有问过少侠的大名。”少侠起身瘸着腿走过来。  “萍水相逢。”张泽武回道,“在下张泽武。”  “在下赵启明。”赵启明拜别,“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张泽武拜别。  “敏儿,你去哪了?怎么会受伤?”原来这赵启明是个女儿身。  “爹,我去府衙打探消息,现在朝廷的风声很紧,黄金被盗案已经全国通缉。”赵启敏回道,“多亏这次有位少侠相助,否则我就身陷大牢了。”  “哦,那少侠身手怎样?”  “不在你我之下。”赵启敏回道,“长得英俊潇洒,出剑更是出神入化好生了得。”  “能够得到我女儿的夸奖,肯定是位英雄豪杰。”  “你知道吗,最近江湖出现一位剑客名独孤一剑,说要杀光争夺武林盟主的人。”几个剑客在客栈议论江湖出现的奇事,“而且剑法之狠毒一剑封喉,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她的剑下。”  “就凭你们几个也想争夺武林盟主之位?”这位剑客出剑之快,几个人在瞬间倒地。  “好剑法,不知道他们哪里得罪了?要取他们的性命。”月黑风高,张泽武问道。  “只要是为夺得武林盟主之位的人都要死。”剑客大笑一声,笑声仍在徘徊,可是人影已经消失不见,可见其人内功之深厚。“想要知道原委到柳烟山庄来找我。”  柳烟山庄好特别的名字。今天张泽武找了一间破庙安身。这时几个声音从庙外传来:  “石长老,明天各大门派就要上光明顶“讨伐”明教。”原来是丐帮的人。  “不错,这次明教成了替罪羊,黄金被盗案绝非是明教所为,我已经暗中打探到,黄金是南宋遗将赵复所为,他企图复国,黄金已经用来招兵买马。”  “石长老,那么各大门派岂不是……”  “没错,这次明教在劫难逃。”  “可有制止的办法,毕竟同胞互相残杀,企不便宜了‘朝廷’。”  “除非赵复出面澄清否则这场厮杀在劫难逃。”  在佛像后张泽武听到了这一切,心里热血澎湃,他知道自己可以做一些,可是又不知道从哪里着手……  第二天,张泽武来到柳烟山庄。  山庄依山而建,仿佛空中楼阁,高处不胜寒。庭中植有数棵垂杨柳,山中烟雾缭绕,如游仙境。果然是柳烟山庄名不虚传。  山庄门大开着,似乎山庄的主人料到有人会来拜访。  “小子,胆子不小一人竟然就来了。”一女子面遮黑纱出现在山庄的阁楼里。  “打扰了,不知那天庄主叫本人来有何原委告知。”张泽武问道。  “很少有在下出剑后不死的,尽管你不是要去夺得武林盟主的人,”庄主冷笑一声,此时正从柳树间传来一阵风声。  顿时,张泽武一阵寒颤。  “他们都是为夺得武林盟主之位而去的,所谓的《乾坤宝典》在下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是……”庄主说道。  “只是什么?”  “这些人全被朝廷利用了,最后只不过是朝廷的傀儡罢了,与其被人利用还不如早点结果了他们性命,那样江湖也会清净点,你不觉得我的话很有道理吗?”庄主长笑一声。笑声在山谷回荡。  “我不管,这些人是不是该死,只是有一事相求?”  “有一事相求,凭什么我要答应你。”  “十万火急的大事,你不是侠客么,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为‘国’为民,难道我杀的那些走狗不是为‘国’为民么。”庄主沉思片刻说道,“何事,说吧。”  “黄金劫案不是明教所谓,可是各大门派要‘讨伐’明教,可有制止的办法。”  “反正他们都是为朝廷所利用,早晚都会死的,早死晚死都得死。”庄主长笑一声,拂袖而去。“明日光明顶见,少侠知你是有缘人我们后会有期。”  “明日光明顶见否则替你女儿收尸。”赵复的女儿赵启敏被绑架。  “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赵启敏问道。  “要怪就怪你是赵复的女儿。”蒙面女子回道,“不跟你蘑菇了,我们还要去光明顶。”  一路上,各大门派的人正浩浩荡荡的前往光明顶。  张泽武随后就到达光明顶,这时已经厮杀成一片,血流成河。明教正在作垂死挣扎。  此时,一个黑衣蒙面女子带着赵启敏来到对峙的现场。  “不要再打了,让这个女子来告诉你们真相。”蒙面女子一把推倒赵启敏,“说黄金是不是被你爹用去招兵买马了。”  “我不知道。”赵启敏知道供出事实的后果会连累到她爹。  “凭你带个人来就想制止这场争斗吗?”  “对,她是赵复的女儿,而赵复企图用劫持的黄金复国。”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用我的剑。”剑一出鞘那人便倒地。  “是,独孤一剑,好快的剑。”周围的人见此景都瑟瑟发抖。  “不要怕她,她是邪教的帮手,我们一起上。”  “既然救不了那就让你们死得痛快些。”几个攻上来的人瞬间倒地。独孤一剑果然是独孤一剑,一剑封喉。  僵持了很久,没有人敢先出手,独孤一剑再厉害她也是一个人。  此时,赵复出现了。  “女儿,你没事吧?”赵复看着自己的女儿在蒙面人手里很是焦急。  “爹,我没事,你为什么要来。”  “我若不来,你就要枉死了。”赵复终于说出了劫持黄金的真相,用匕首自行了断了。  “就算劫持黄金不是明教所为,朝廷也会剿灭,我们一起上,杀光邪教的人。”此时,杀戮已经无法控制。  蒙面人带着赵启敏离开了。  “不要哭了,你爹是在劫难逃,没想到说出真相还是免不了一战。”蒙面人说道。  “你以为当今的朝廷还得人心吗?”赵启敏严词厉色的说道。“你们江湖中人是无法体会到老百姓的疾苦的。”  “难道我错了吗?”蒙面人大笑一声不见了。  1368年(洪武元年),朱元璋建立明朝,同年明军攻占大都,元顺帝北巡,元朝退出中原,与明王朝对峙,史称“北元”。1402年元臣鬼力赤篡位建国鞑靼,北元亡。    【二】  赵复自行了断之后,赵启敏隐姓埋名。江湖上出了一个叫赵启明的侠客。赵启敏易容成男子,又善用腹语,领导赵复残余部队在元末领导农民起义。  “前面没路了,这下可以活捉他了,我们可以回去领赏。”几个元军正追赶赵启明。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上?”赵启明临危不惧。  一场激战,赵启明身受重伤,前面就是悬崖,一步之遥,生死之间。  “我们一起上,看他还能抵挡多久。”  “虎落平阳被犬欺,反正都是死,”说完,赵启明纵身跳下悬崖。  所幸,赵启明挂在树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是身受重伤,赵启明蹒跚的走在林间。  天色已晚,赵启明找了一个山洞安身。采了些野果充饥,虽然外伤不重但是内伤已经上了元气,他盘膝而坐,调理内伤。第二天,伤势好了很多,可是这林间野兽出没,尽快离开此地是上策。  走了半天,他似乎已经迷了路,不过从周围的行迹看来似有人的迹象,再往前走一段是个山谷,遥遥望去,一个茅庐出现在眼前,炊烟袅袅。没想到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竟然有人居住。赵启明心想天无绝人之路。  走进茅庐,一位白发苍苍的妇人正在菜地收菜。  “前辈,打扰了,可不可以讨口水喝?”  “公子,请便。”  “多谢。”  进到茅庐内,里面只有一桌一椅一床。不过一面太极八卦图和一对宝剑置于墙上。  赵启明喝完水出的茅庐,那位老妇已经不见身影,只有回声:“公子你在此歇息明日再见”  山谷回荡着老妇的声音,可见其人内功非凡。  在茅庐赵启明休息了一个晚上,伤势也好了很多。  “公子,知你是个有缘人,你可拜我门下潜心向道?”那位老妇出现在赵启明的面前。  “请师傅受徒儿一拜!”赵启明感激的拜过老妇。  “修道之人先修心,你六根清净吗?”  “不满师傅,我身上有血海深仇,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徒弟你错了,冤冤相报何时了。”  “师傅,我不但有家仇还有国恨,你说我该不该报。”  “徒儿,道家讲无为而治,何来的国仇。”  “师傅,徒儿真的……”  “你不要说了,为师明白你的苦衷。”老妇拿出一本经书,“这是道家真经《阴阳剑谱》,你在此潜心修炼,会有所得的。”  说完,老妇一个轻功消失在林间。  三个月后,赵启明潜心修炼,终有所成,练得上层武功,功力大有长进。  “徒儿,你的凡心未尽,还有心愿未了,既然你有家仇国恨这也是你人生的一劫,去吧,是你出山的时候了。”  光明顶一别三个月,张泽武回到武当山。  “徒儿无用,没有制止同胞自相残杀。”张泽武自责的说道。  “泽武,你已经尽力了,人在做天在看,你不用自责。”张三丰说道。  “师傅阳寿将尽,在临死之前要传你我120岁所创的太极拳,”  “多谢师父。”  三个月后,张泽武练得太极拳,武功更上一层楼,功力大进。  “徒儿,‘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尔等潜心修道,江湖告急,亟待新人匡扶天下,是你下山的时候了。”说完,张三丰驾鹤西去。  “你知道吗,现在的武林盟主仇少钦已经练得《乾坤宝典》的上层武功,朝廷利用他要剿灭起义军。”  “嗨,到最后苦的还是我们老百姓,快逃吧,能避一时算一时。”  仇少钦,狐假虎威在江湖掀起腥风血雨,一面镇压农民起义一面打压江湖名门正派,企图一手遮天。江湖很多侠胆义胆之士命丧他的魔掌之下。江湖讨伐仇少钦的声势愈演愈烈。少侠张泽武也加入到讨伐的行列。  夏至,酷暑难耐,一场阵雨下了足足半天。张泽武在一家野外客栈避雨。  “客官,这是要去那啊?”风流的客栈老板娘妩媚动人。  “一间上房。”张泽武说道。  “好不懂人情的小子。”老板娘小声的说道,“老娘还看不上你呢。”  这时,赵启明也来避雨。  “公子好相貌,这是要去哪啊?”老板娘并没姿态妖娆,她知道不正面看她的人准是女的。  “一间上房。”  “小六,两件上房”,老板娘不好气的喊道,“今天真邪了门了,不是无情人就是假小子。”  半响,一群官府的人也来投宿。  “官爷请进,”老板娘迎合的说道,“真是蓬荜生辉啊,小六准备上房。” 共 550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性冷淡
昆明专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市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