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临清信息网 > 游戏

典坟 第三百三十二章避巫

发布时间:2019-09-24 13:51:58

典坟 第三百三十二章避巫

他们出来,到五太爷的老宅子。(..)

“林琳,你带我去,昨天你惹出来祸的地方。”

“我害怕。”

“不用害怕,有我。”

富娇让江丰和林树在这儿等着,不让他们跟着。

他们走后,林树说。

“她不会伤害我妹妹吧?”

“我不敢保证,我对富娇这个人也不了解。”

半个小时后,林琳自己回来的,富娇没有跟着回来。

“怎么回事?富娇呢?”

“她说她不管了,让我回来找你们。”

“你先回棺材里,暂时不要出来。”

林琳走了,江丰说。

“你回家,我去找富娇。”

江丰没有想到,富娇闭而不见,江丰真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江丰接到轮则尔的,让他到西河小镇。

江丰过去,轮则尔在店里坐着。

“你找我什么事?”

“林琳。”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那是你朋友的孩子,林木死的时候,你也答应过,照顾。”

江丰坐下了,没有说话,确实是,江丰答应过了。

“那你说吧?”

“林琳把我弄的一件东西给偷走了。”

江丰一愣。

“林琳怎么会偷你的东西呢?”

“因为她需要。”

“什么东西?”

“这事你得问林琳,她把东西还我就没事了,如果不还,我也没办法。”

江丰锁着眉头。

“那你说是什么东西?”

“那自己问林琳。”

轮则尔起来走了,江丰骂了一句,回去找林树。

林树去问林琳,他回来的时候,半天不说话。

“怎么回事?”

“林琳需要一股气,轮则尔就,她就吸了,我告诉过她,我为她弄。”

“什么气?”

“阳气,是阳气,没阳气,养这么多年,也是活不了多久。”

“谁的阳气?”

“轮则尔积阳气,但是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江丰看着林树。

“阳气怎么积?”

“阳气分两种,一种是阴阳之气,就是人死的两个小时,还有留有一些阳气,但是是阴也之气,不纯,另外一种就是纯阳之气,就是活人,纯阳之气也是分,十八岁最好,以后的年纪就减退。”

“积阳气干什么呢?”

“各有用处,这个我不清楚。”

江丰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

第二天,轮则尔竟然来找江丰,江丰和扎一在西河小镇的房子里,轮则尔是发现了这个地方。

“老江头,你到是厉害,给自己弄了这么一个桃源。”

轮则尔坐下,扎一就点头,那种异样就是轮则尔弄出来的,江丰也是明白了。

江丰去插门,轮则尔一个高儿跳起来了。

“你干什么?”

“别紧张,没事,不会弄死你的。”

“你们两个……”

“对,就两个人。”

“我不是……”

“敢进来,你害怕什么?”

轮则尔紧张了,两个人看来这是要对付他了。

“你说阳气怎么回事?”

“这个是我的事,林琳把我的阳气吸走了。”

“多少钱,我买了。”

“老江,你傻逼呀?这东西你以为是馒头呢?”

江丰上去抽了一下轮则尔。

“君子动口不动手。”

“你到是想动手了,你得有手。”

“还我阳气,就没事。”

“如果不还呢?”

“江丰,你别不讲理,偷了人家的东西,还这么霸气侧漏的。”

“告诉我,你弄的阳气是什么阳气,弄阳气干什么?”

“很简单,阳气当然是从活着人的身上弄来的,弄了阳气,做活典坟,我们的活典那不叫真正的活典,我的才叫,典坟里的人虽然是死了,但是一团阳气在身,他就是活着的,这典坟那才叫真正的典坟。”

江丰看了扎一一眼。

“你做什么我不管,但是这阳气怎么还你?”

“让我动手,我自然会弄,当然,如果你们会弄,弄到瓶子里,用黑布把瓶子蒙上,给我就完事。”

“我们不会弄。”

“那我就去,带我去,不过会有危险,她既然需要,肯定是有用。”

“废话,你再积就行了,我给你钱。”

“我说过了,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你以为那是什么呢?”

江丰一听,看来轮则尔是不放弃了,那肯定是很难积的阳气。

“这事我要跟林树商量。”

“那好,你们商量,我走。”

“谁说让你走了?”

轮则尔又坐下了,江丰出去打。

林树来了。

“轮则尔,这阳气一还,恐怕要伤到我妹妹的命,你提条件。”

“林树,肯定不行,这阳气我怎么弄来的我知道,差点没要了我的命,所以说不行,何况,我也等着用,如果再积阳气,不说多难,重更要的是那坟里的……”

轮则尔不说了,江丰看了扎一一眼,扎一站起来了。

“小子,你似乎玩大了,典业典坟有这行的规矩,说说,我看看你违反没有?”

轮则尔不说,典坟业有典坟的规矩,什么典不能做,什么典不能典,反正是约定成俗的,谁要是那样做了,恐怕麻烦就会惹上身来。

“我没有破坏规矩,你们别想怎么样,我很老实。”

轮则尔说自己老实。

扎一伸打了一下轮则尔的脑袋。

“别打我,那阳气我不要了行不?”

“你说要就要,你说不要就不要?我们现在要你的典坟。”

“你们……”

轮则尔快哭了。

江丰知道,不能放轮则尔走,那典坟让西河小镇出现了异样,那典坟绝对不是什么好典坟。

江丰正想办法让轮则尔把典坟交出来,江媚来了,抱着孩子。

“则尔,走。”

江丰不动,扎一看着江丰,轮则尔一个高儿跳了。

扎一摇头。

“江丰,你自己玩吧!”

扎一走了,林树说。

“江叔,我看算了,阳气不要了,这已经算是不错了。”

“好了,没你事了,走吧!”

林树走了,江丰坐在沙发上抽烟,他就是奇怪了,这个轮则尔到底弄了什么样的典坟,会让整个西河小镇都有了异样。

江丰再去找富娇,这回让他进去了。

“富娇,你是什么意思?”

“你不娶我,卡就出现的,所以我得想办法呀!”

“我对你没有感情,对你也不了解。”

“我怎么就不配吗?”

“不是这个意思,因为这个我娶了多少人,我也清楚,我不想再因为这个再娶一个,那没意思?可是你不娶也不行,卡在那儿。”

“卡会发生什么情况?”

“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觉得可怕,我感觉要出事了。”

“那我想知道,你轮则尔在折腾什么?”

“还能折腾什么?就是典坟,以棺而典,我们合作,就这么简单。”

“西河小镇因为轮则尔的这个典坟出现了异样。”

“真的?”

江丰带着富娇去了西河小镇他的地方。

半个小时后,富娇说。

“确实是,怎么会这样呢?”

“不知道,我要看到那个典坟才会知道。”

“我去跟轮则尔商量一下,你等着。”

江丰知道,结果是,轮则尔是不会同意的。

富娇回来了,很快。

“林树四处的在找轮则尔,把轮则尔的店都给砸了。”

江丰过去

典坟  第三百三十二章避巫

,林树还在发疯,江丰搂住他,把他拉回他的房间。

“怎么回事?”

“林琳失踪了,轮则尔给引走的。”

“林琳也不傻。”

“你不知道,林琳只是另一种方式活着,轮则尔轻易的就可以给引走,那也算是巫术的分支,野巫一类的。”

江丰明白了,轮则尔口是心非的,这点江丰还是没有提防。

江丰把扎一叫来了,扎一不愿意来,不来也得来。

江丰把事情说了。

“你让我找林琳是吗?”

“对。”

“找不到,林琳是以另一种方式活着,找轮则尔到是还差不多。”

“那就找那个猴子。”

扎一知道,找轮则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巫师分出去的,他也懂避巫。

扎一没找到。

“他在避巫,没办法。”

“扎巫师,你再想想办法。”

扎一看着江丰。

“老江,你得动术了,只有动术。”

江丰很久不动术了,他对术,总是有一种敬畏,甚至说是害怕。

此刻,林树看着江丰。

江丰到另一个房间动术,江术到底是江术。

轮则尔在地下室,八百米的地方,那就是轮则尔住的地方。

江丰出来,带着他们到了那个地方,院门锁着,他们从围栏跳进去。

砸房门,没人开,江丰就到后院,后院种着果树,还有一口井,真是奇怪了,还弄了一口井,仿的罕王井造的,这轮则尔是要闹哪样?

江丰往井里看,一米深就是底儿了。

“奇怪。”

扎一说完,江丰找了一块石头,扔下去。

“咣”的一声,是空的。

“下面应该是轮则尔呆着的地方,这家伙就喜欢盗洞挖坑的。”

找来东西使劲儿的砸,轮则尔就出现了。

“还砸?砸坏了。”

他是从后面窗户伸出脑袋说的,把他们吓了一跳。

“别砸了,进来喝茶。”

他们进去,轮则尔说。

“我们有话好好说,不带打人,吓唬人的。”

“你不是藏起来了吧?”

“是呀,可是江术找到我了,我就知道,我避巫可以,可是我避不了江术。”

“那就好,林琳在什么地方?”

“这个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别折腾了,林树,这事我们两个谈。”

“不,我们一起谈。”

林树说。

轮则尔也不敢再多说话。

“确实是,我把林琳引诱到了地下室,因为我的那个坟里的尸体因为过了时间,已经是不能用了,只有用林琳了,她本身就是一种养尸,做成大典,那将是独一无二的,大活典。”

林树一个高儿跳起来,扑到轮则尔身上,就掐住了他的脖子,江丰和扎一给拉开了。

“别掐死了,掐死林琳没救了。”

“不掐死也没救了,林琳吸了我的阳气,造成我这样的损失,所以只能这样。”

林树的眼珠子都红了,恨不得一下掐死这货。

宝鸡治疗盆腔炎费用
山东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苏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口碑咋样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住院部电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